越子隐

ε这儿越子隐!叫我阿隐/隐隐就好!↑其实什么都可以的!!!
D5/火影/喰种/阴阳师/食契/es
混语c.主皮es阿多尼斯,火影卯月夕颜,白。
(都是磨皮期(……)
(打算再磨磨食契可乐,竹筒饭。
ε小疯子裘克简直就是天使
ε当然克利切也是我的命
ε火影→晓全员推。
ε回顾原著中。
ε平安京主法师√←小白本命
ε不知吟士和铃屋什造!我爱他们!
ε没有太太们的粮吃我要死了(buni)
ε今天的隐隐抽到彩球了吗
ε↑并没有!!醒醒!!

🌹Off是个什么可爱生物啊x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“天空。”

萌新抽到了这个,请问有用吗

第一次写文!大概是裘克x你!(?)[②]

第一次写文!大概是裘克x你![②]
☆不要打我(跪)
☆小学生文笔(跪x2)
☆警告:巨短!
☆论一个机皇/怂皇的诞生√
   今天的杰克还是被裘裘叫混蛋了√
☆至于背景,嗯……也许是你见到裘克而他记不起你(?)应该是脑子摔坏了(划)
[垃圾①直接到我主页找好惹qwq]

(可能是个正文↓)
等着我……!
这个想法在你心中坚定,一定要找到他!
你没有带什么东西,过多,只会成为累赘。但犹豫了一阵,还是带上裘克给你的围巾。
你就如此简单的进入了庄园,其他参与者.为什么都这么奇怪……还是不要有太多交流,别人也不会喜欢一个疯子吧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方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,穿着燕尾服,面具下的目光为何一直在打量自己?还是说,是在打量自己的衣着?被人盯着的滋味很不好受,更何况这眼神像是掉进地狱一般!不禁让人打个寒颤,一股压抑感涌上心头。
自身安全最为重要。你暗暗想着,专心破译密码。
队友死了?我跳地窖!(划去)
“唔啊——!”你被这惨叫声吓了一跳,什么时候只剩自己一人!手一抖竟然校准失败……糟,会报点的!而电机只开了一个……!

奖金……还有那缕红发……
你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是无助的跑着,头顶的乌鸦十分唐突,也许是不想给地上的人一丝恬静。“嘶——”你似是撞到了什么东西,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,戴着面具的男人从雾中现身,用左手拉住你,却在隐隐用力。你觉出自己的肌肤已被刺破,流出了某些液体。
又是一个伪绅士……这种家伙见多了!!
“~♪”这个男人哼着不知名的小调,把你扶稳,抬眸细细打量着你的围巾,因为追逐蒙上了一层灰。你挣脱他的手,冷眼看向远处,血液流通感到一股暖流。接下来会怎么样?被送回庄园?还是体验一下对方的开膛手法,成为白教堂内那些可笑的「祭品」?
开膛手先生没有过多举动,但你明显感到了他的目光中闪过玩味。
猜对了。
这个家伙蹲下身,伸出未异变的右手,把围巾扯到自己眼前,思索着什么。大概是想到了某些有用的信息,缓缓开口:“嗯……裘克的?”听到这个名字,你一震,尽量压平声音,不带过多的感情:“我.为什么要回答一个伪君子的问题?”“除了那位小丑先生,您是第一个这样叫我的。”杰克并不恼,起身发出邀请.“请跟上。”自己便走在前面。
小丑先生?你未再做他想,捂着伤口加快步伐赶上杰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~♪”杰克微微欠身做出一个标准的绅士礼,示意你进去。“各位先生小姐,有客人哦——”“混蛋,吵死了!”不知是谁吼了一声。这个声音、熟悉又陌生的声音……
“哈……?这是你从哪里拐来的小鬼…喂,这人是个求生者吧——”说话人比杰克矮了许多,一头红发、同样戴着面具,但.是令人看了更要害怕的笑脸面具。此人语气并不和善,猛地举起随身携带的电锯,冷冷的看着你,没有落下……杰克不满的向此人抱怨:“裘,不要对可爱的宾客如此粗暴……而且,这脖子上的围……”“伪绅士真是烦人!总是守着你那恶心的规矩,我可和这家伙没有一点交集!好了混蛋,带着你的虚伪赶紧滚开!”说罢,把电锯随手一扔,发出“哐当”的声音,瞟了你一眼便转身回房。
“嘛……真是抱歉,他有时就是个疯子,「下等人」的话语,还请不要放在心上……”“「上等人先生」,我有些累,还麻烦了。”你不耐烦的打断他,对方无奈耸耸肩带你离开门口。

手动艾特一下某魔仙(啥) @巴拉巴拉小魔仙
(哭)今天测试成绩出来了,刚好卡在及格线,先凑付出一篇。(buni)
如果有闲工夫再写一下裘克视角。(←你是真的闲)
话说……一个咸鱼写文,真的好吗(摔)

我...是不是太过佛了(捂脸)

第一次写文!大概是裘克x你!(?)[①]

第一次写文!大概是裘克x你!超级短的那种(?)
☆ooc预警……不要打我qwq
☆小学生文笔,太差太差.
☆只写了一半,应该还会有??吧?
☆背景什么的,是裘克未进庄园前√右腿还没有断√在马戏团的某个角落发生争执(?)√具体……?应该是两个疯子的故事(啥)
我也在想你为什么这么弱……(挠头)
(应该是个正文了↓)
“哈啊……咳咳。”唔……这是谁的喘息?雨在下着,雷声很大,但这声音格外清晰。
谁来帮帮我……快点住手,真的疼啊……

裘克艰难的看向周围的人,衣服已经被划破好几处,衣服下的身体露出点点血星,这些小混混,还真是难缠呢,该死……裘假装不在意的瞟了你一眼,而你只顾着害怕没有注意到他握紧是拳头。这家伙,护起人来还真是……
“哈哈哈哈,先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再护着别人吧,还真是狼狈……你们,把他身后的疯子拖出来,继续打!”看说话人的打扮应该是混混头头,痞里痞气,他对同伙使了个眼色。见老大发话,也不必多收敛,开始蠢蠢欲动地聚拢。裘克回过神,捡起地上的电锯,握紧。火箭筒那种东西,还是见鬼去吧!这个,才具有杀伤力嘛……
————是一个不正经的分割线吧————
“呼……你们都滚开!咳……”毕竟寡不敌众,裘克吐了一口血沫,你又不能帮他什么,只是带着哭腔一个劲地说对不起。“闭嘴,你没有错。”面前的人微微皱眉,抬起手抹了抹你的嘴唇,你有些吃惊,感受到了此人手的冰凉,因为刚才打斗的缘故,还有丝丝血腥,“我会……「收拾掉」那些混蛋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盯着你的眼变得猩红,甚至出现了疯狂的色彩。“分、尸……哈。”你听到他一直在重复这个词语,也猜到了他接下来要干什么,而剩下的,只是电锯声和惨叫声。
“两个疯子——!”这是最后一个人给你们做的评论。

雨还在下...为什么.要下个不停?!
啊呀……是什么倒下了?我的天空……?……
他死了吗……也许?
抱歉,抱歉……我必须要离开这里!
天使,天使……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的,你还是留下了他,逃离了这里,逃了……两年。

你缺钱,恰好邀请函上……说是赢得游戏就会得到奖金……?为了找到他,怎么样也是要去的吧?你的红发,为什么要缠在我脑海里……

等着我……!

果然是……小学生文笔啊,下篇吗……大概最晚周五,也许也没有人会期待吧……(哭会)
我好废我好废——!(摔)

开局就碰见红蝶然后被强行让溜屠夫orz好歹也是个80多级的监管者了为什么只追我……(脏话)

醒醒!你的大门开了!而你还没有一刀斩!

睡jio了——
被一只囚徒裘带去地窖开心ww!
超级可爱啊呜呜吹爆。
我永远喜欢裘克小疯子!!(哭泣)

呜呜呜好想要弹簧手。
没有只能看看别人的qaq
看见我手里的666了吗——